七成高校毕业生毕业季开销超4千

来源: 我要调查网 发布时间:2015-06-24 浏览:
  6月是夏季的开始,但却也是那么一群人离别、开始各奔东西的时间线。旅行、聚餐、拍不同着装的毕业照……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简单的大学毕业有了越来越多的“仪式”。
  对不少高校毕业生来说,这些是必不可少的。但对于没有固定收入的他们来说,这些狂欢的毕业仪式背后,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大学毕业仪式越来越丰富,毕业账单也越来越长。可在这背后又是谁在为他们买单?越来越大的“毕业消费”市场,又有着怎样的情感驱动?
  两年前,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专业大二的眭丽莎与室友一起到西藏旅行。二人计划从西藏前往尼泊尔,但由于时间关系未能成行。毕业前为了弥补遗憾,也为了纪念毕业,两人决定前往尼泊尔毕业旅行。岂料尼泊尔突发地震,只能临时择道前往马来西亚和越南,连签证都没来得及办妥,两人各带了6000多元就出发了。5月14日到6月12日,两人穿越尼泊尔、越南,还用剩余的资金在南宁玩了几天。这一趟毕业旅行让朋友圈的同学们羡慕不已,但眭丽莎的旅行资金来源也颇为曲折:攒了一年的生活费3000元、大学三年的奖学金1800元,以及兼职报酬2000元。
  但像眭丽莎这样的还是少数,在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毕业生的一项毕业消费调查中,六成以上的受访者表示毕业消费的来源是来自“父母赞助”。福建农林大学管理学院毕业生林奕婷在结束近一个月的毕业狂欢后,对毕业开销算了笔账。让她感叹的是:“这比过去一个学期还要多”。林奕婷在每个月的生活费1500元,可毕业季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花销竟达到6000元。在她的毕业账单中,聚餐占据了支出榜的首位。而自己即将领到的3000元实习报酬对于毕业账单来说,还有很大的差距,她只好再一次向父母伸手。
  “钱都花在社交活动上,毕竟难再聚。”林奕婷在大学期间交友广泛,除了同学外还有社团的朋友和学弟学妹。毕业聚餐大家都轮流“做东”,她说请七八个人吃一顿饭一般要400-500元,要喝酒的话花销则更多。 “毕业消费是必不可少的,毕竟我们生活在集体里。”林奕婷表示,虽然每项集体消费都尽量节约,但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
  与林奕婷相比,中南大学毕业生吴杰的毕业开销更多是用在了即将开始的研究生生活上。他考上了上海某高校的研究生,为了接下去能更好的融入新集体,他提前去了上海,请导师和实验室的团队吃了一顿饭。“我觉得这是必不可少的,能尽快融入新学校,并在将来的发展中取得先机。”吴杰表示,请导师吃饭档次不能低。尽管一顿饭要2000多元,但父母很支持。在这顿饭上他很快认识了几个同实验室的师兄,以及导师敲定了7月初开始新课题的相关细节。
   随着年代的变迁毕业的形式也在不断变化,但对毕业生来说毕业季的内涵却又相似。对比现在的毕业开销,九十年代初毕业的杨椿表示毕业季就是两个字:“轻松”。“读书不要钱,每月还发7元的补贴和30斤粮票。”杨椿回忆,当时大家流行在纪念册上留言。大多数人的纪念册就是平时用的硬皮本,洋气一点的会花2元钱买一本纪念册。集体照也不用额外交钱,关系很好的会互赠彩照和书籍。对于现在高额的毕业花销也很正常,“时代在变化,消费观念也在变化。”尽管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但不同学生家庭的经济差距也拉大了,希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不要主动发起集体消费。这可能对一些人是负担。而这样的负担,就发生在来自湖南农村的袁石身上,尽管已经极力控制开销,但还是略有超出预期。
  我的家庭情况并不允许我这样。”他表示,在本科阶段从未向家里要过钱。除了国家和学校的补贴,他还在校外做兼职。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只要600元,“一天的伙食费也就十元钱”。他的早饭就两个馒头,午饭就一碗米饭配两个素菜,偶尔才会吃一次荤。对于这样的大学生来说,聚会就是一件头疼的事,每次总要想借口不参与。后来同学们也养成习惯,如果不是全班性聚会一般也不会叫他。但在消费较频繁的毕业季里,拍毕业照、散伙饭他都没有缺席。“人都是要面子的,别人都出钱自己不参加说不过去。”
  高校毕业季消费逐年上涨,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今年应届毕业生开展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68%的毕业生毕业季开销超过了4000元,甚至有2%高达上万元,仅10%在2000元以内。其中用于毕业旅行的费用占总花销的比例最大,达到57.14%,平均在3000-5000元。超过六成受访者表示“毕业基金”源自父母“赞助”,并对父母的辛苦钱进行过度消费并不介意,“毕竟是最后一次了,放纵一下也无妨。”
  南开大学传播学系副主任陈鹏认为,“不论是毕业照、聚餐娱乐,还是去旅行,终归是希望获得友谊的行为。”从情感方面出发,这样的行为无可厚非。但随着“炫耀式”“攀比式”行为的出现,专业摄影团队、奢华欧洲游等已变成了一种品牌,逐渐改变了毕业本身的价值,这是毕业生面临的最大误区。同时,社交软件的信息共享功能为个体消费行为带来了广泛宣传,也加深了相互攀比、炫耀的心态。以前一个人出国旅行,拍照只能自己留作纪念,或仅是与小范围的亲戚、朋友分享。而现在可以及时更新在社交软件上,短时间内辐射大量人群。”陈鹏认为学校和家庭两方都要更加注重消费意识的教育,注重消费本意、树立正确消费观。
  毕业季,也许一生“再见”之后,就再也不见了。四年前我们满怀着激情来到了这里——被称为“大学”的场所,但四年之后本该怀着展望未来的心结束这段生命旅程。但面对一起四年的同学即将要各奔东西,却又想在离别之前,留下些什么,以此纪念。情感,一直是人们心中最美好的东西。但能永久留住青春的不会是一趟奢侈的毕业游,也不会是精美的毕业照,而是能够随时回味的回忆!